今天是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,歡迎光臨本站

常見問題

城市菜市場消失步伐加快 管理錯位等原因導致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/2/28     瀏覽次數:    

在不少城市,菜市場消失的步伐正在加快。請看本報記者的深入調查——

我們還需要菜市場嗎?(視窗)

茶余飯后,拎上菜籃,到菜市場溜達一圈,跟熟悉的菜攤老板嘮嘮家常,順便買幾個蘋果、稱半斤肉……這樣的生活場景,對老百姓來說并不陌生。生活味、人情味十足的菜市場,不僅是很多人過日子的一個重要去處,也成為不少地方充滿吸引力的一道民生風景。

然而,在不少城市,菜市場正加快消失:曾并稱為京城四大菜市的東單菜市場、西單菜市場、崇文門菜市場和朝內菜市場相繼關閉或遷移;占地面積超過3000平方米、服務周圍數千人的天津長春道菜市場去年關停;經營了16年的上海建國西路嘉善路菜市場年初因租賃到期關閉;陪伴杭州蕭山人近10年的小南門菜市場關門停業……

容易被貼上“臟亂差”標簽的傳統菜市場,是不是已經跟不上城市建設“高大上”的步伐?超市賣場發展壯大,生鮮電商風生水起,是不是可以取代菜市場?消費新時代,我們還需要菜市場嗎?盛夏,本報記者在一些城市進行了深入調查。

有多少菜市場在消失?

●不少歷史悠久的菜市場,成為城市化進程中的“弱勢群體”,從城市中心退出

早晨7點,北京市西城區靈境胡同居民王建設老大爺拎上小購物車,走出家門直奔菜市場。頭天的大雨讓空氣清新了不少,卻沒能緩解中伏天的悶熱。

“現在不比以前,買菜要多跑不少腿。”王大爺對記者說,前幾年,自家居民樓對面一條街就有一個不小的菜市場,種類齊全,價格實惠。每天溜達幾步,就能買到新鮮菜。

后來,王大爺樓下的菜市場貼出公告,說要拆遷改建。本想著市場改建是一件好事,至少環境可以改善,沒想到市場“拆得容易再建難”,至今見不到蹤影,小區附近連個像樣的菜攤都沒有。“最近的一個菜市場,也要走半個小時、過幾個路口才能到。”王大爺說,對于上了年紀的人來說,拎著菜走半個小時的路真是不易,在寒冬酷暑的天氣更是困難。“沒辦法,只能隔三岔五去一趟,每次盡量多買一些。”

王大爺的煩惱不是個例。在全國各地,許多歷史悠久、堪稱城市文化符號的菜市場,成為城市化進程中的“弱勢群體”,經歷著拆遷、改建、轉移等變化,消失在城市版圖里。

在北京,城區內菜市場一個接一個銷聲匿跡。東單、西單、崇文門和朝內等四大京城菜市場也難逃這一命運,相繼關閉或者遷移。崇文門菜市場閉店當天,老顧客們在柜臺前跟服務員合影留念,遲遲不愿離開。

在天津,占地面積超過3000平方米、服務周圍幾千人、經營14年的長春道菜市場去年7月被迫關停。附近居民李梅說,過去下樓就可以買菜,長春道菜市場關閉后,買菜要從和平區跑到河東區。

在上海,今年初,開了16年的建國西路嘉善路菜市場租賃到期并關閉。家住附近的孫奶奶平時走到嘉善路菜市場只要10分鐘,每天去菜市場成為她的一種樂趣。菜市場停業,不僅帶來買菜難,更是打破了她正常的生活節奏。

在杭州,陪伴蕭山人近10年的小南門菜市場今年6月正式關停。菜市場附近高橋小區的居民趙大爺說,在每天來這里買菜的老人們看來,小南門早市已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“小南門菜市場關了,感覺就像斷了條腿”……

菜市場為什么消失?原因各有不同:

——自身經營問題。一些菜市場退出歷史舞臺是由于長期經營不善,存在不同程度的服務不過關、管理不到位等,導致菜市場提供的產品和服務不能滿足顧客需求,老百姓不買賬。久而久之,菜市場收不抵支,最終不得不關門調整。

——消費需求變化。這幾年,大超市、大賣場四處擴張,生鮮電商快速發展,消費者尤其是年輕人在買菜時有了更多選擇,給菜市場形成分流效應。在年輕人較多的社區,附近菜市場的經營壓力不小。

——城市管理錯位。一些地方的菜市場雖然方便,但環境臟亂差,對附近百姓的居住環境造成一定影響,甚至損害城市形象。面對這些問題,一些管理者采取簡單粗暴的方法,直接拆除菜市場,這種現象在高端商業街區尤為明顯。

不少城市中心的菜市場地處黃金地段,加上占地面積普遍不小,往往身價不菲。一些地方政府從商業利益的角度出發,為了能在菜市場原址大搞開發建設,把菜市場拆除或是搬遷到偏僻的區域。

全國城市農貿中心聯合會會長馬增俊認為:“城市菜市場逐漸消失,導致菜市場數量不足、布局不合理,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城市居民買菜難、買菜貴。”

菜市場會不會被取代?

●相比生鮮電商、超市或者社區便利店,很多消費者仍然對菜市場表現出更大偏好

采訪中,記者聽到這樣的聲音:社區便利店、超市等提供了不錯的買菜場所,加上生鮮電商發展這么快,買菜已經非常方便,根本沒必要再保留和建設傳統菜市場。

上海市楊浦區居民樊小容是一位網購達人。無論是蔬菜水果還是肉蛋米面,她都從網上購買。在樊小容眼里,網上買生鮮不僅節省了逛市場的時間,而且不用自己來回搬運。偶爾臨時有需要,她會到樓下超市買些蔬菜應急。一年到頭,基本上不去菜市場買菜。

“消費者需求越來越個性化、多樣化,有喜歡逛菜市場的消費者,當然也有不愿意到菜市場買菜的消費者。”馬增俊說,但從目前情況來看,前者比例還是更高一些。

記者的調查一定程度上印證了這一判斷,相比生鮮電商、超市或者社區便利店,眾多消費者對菜市場表現出了更大偏好。

“作為一名烹飪愛好者,我還是喜歡到菜市場買菜。”北京市東城區居民施洋說,她每天早晨8點左右到王府井陽光菜市場挑選水果和蔬菜,“比起樓下的超市,陽光菜市場的距離雖然遠一些,但優點也很明顯,品種更齊全、價格更便宜、賣相更新鮮。”

商務部研究院消費經濟研究部副主任趙萍認為,不論是從當前百姓的需求看,還是從行業發展的角度看,或者從經濟發展所處的階段看,菜市場在城市社會中扮演的角色都不可能被替代,“我們仍然需要菜市場。”

從消費需求角度看,菜市場更符合消費習慣。“我平時不喜歡到超市買菜,不僅是價格的問題。”山東青島市北區居民李佳說,在超市買菜,經常碰見想要的蔬菜已經售完或者不新鮮了,最后只能空手而歸。在菜市場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,換一家菜攤就可以。在超市,每種蔬菜往往只有一個價格,也沒法比較新鮮程度。在菜市場,大量菜攤隨你任意比較,可以挑最中意的一家……“怎么說都是在菜市場買著更舒心。”

從經濟增長角度看,菜市場能帶來可觀效益。馬增俊認為,菜市場對經濟發展的帶動作用,不僅局限于交易額本身。在消費端,一個運營良好、價格實惠的菜市場,可以有效拉動相關領域的消費;在供給端,菜市場為城市提供了大量的就業崗位和競爭機會,發揮著就業減震器的作用。

從社會發展角度看,菜市場常常扮演文化符號。比如,西班牙巴塞羅那的圣卡特琳娜菜市場,被廣大游客譽為“陽光下的珍奇美味”,在巴塞羅那所有景區中擁有很高的人氣。每年,圣卡特琳娜菜市場有近400萬人次的客流量。在很多游客眼里,除了購買當地特產,圣卡特琳娜菜市場已經憑借特色建筑和風土人情,成為當地的一個文化標志。

“逛菜市場是一種生活方式。”天津市河東區居民王彩霞說,茶余飯后,約幾個老伙伴一起到菜市場轉轉,挑幾樣自己中意的蔬菜鮮果,就像年輕人相約一起逛街那樣。有時還能跟一些熟悉的攤販聊聊天,交流一些做菜的經驗,“這些在超市里可不行,沒人跟你聊。”

菜市場需要轉型嗎?

●“不僅要買得到,更要買得舒適”,消費者對買菜體驗的要求越來越高

“本來胡同交通就不暢,碰上一兩個亂停放的貨車,基本上就動不了啦。”北京王府井陽光菜市場附近的不少居民有類似抱怨。記者發現,在陽光菜市場周圍,一些菜攤隨意擺放、貨車隨意停放,一定程度上加劇了周圍交通壓力。

“雖然買菜方便了,但菜市場確實也帶來煩惱。”北京市朝陽區延靜里菜市場附近居民肖攀說,不知道什么原因,菜市場周圍總是堆滿垃圾,散發著異味。“有時候真的很糾結,到底是住得離菜市場近一些好,還是遠一些好?”

“消費新時代,消費者對菜市場需求的方向正在變化。”馬增俊說,不少城市菜市場必須轉型升級,才能更合消費者口味。

——不一定在繁華地段,但一定要交通便利。

家住北京市朝陽區慈云寺橋的趙偉,每天去離家最近的綜合市場買菜,坐公交車就要半個小時,下了車還得走不短的一段路。“我們退休老人時間空閑,腿腳好用的時候就當鍛煉了,但對于工作繁忙的上班族,這樣的時間恐怕是耽誤不起。”

中國蔬菜流通協會會長戴中久認為,一般意義上說,菜市場“15分鐘內到達”是消費者比較容易接受的距離。原來,大家都是步行,現在可以坐公交或者自駕,但這個時間標準沒有變。無論哪種交通方式,花費的時間不應超過15分鐘標準太多。布局菜市場時應充分考慮這一點。

——不一定有山珍海味,但一定要基本品類齊全。

在很多消費者心目中,相比超市和社區便利店,菜市場最大的優勢就是品類齊全,可以“一站式采購”,并且在不同商家之間進行優劣比較。但是目前很多菜市場的種類并沒有達到消費者的要求。記者調查發現,并非在所有菜市場都可以一站買齊蔬菜水果、肉禽米面。

基本品類齊全,也是保證市場充分競爭的一個前提。菜市場發展的動力來自消費者,也離不開經營者之間的競爭。每種品類有多個經營商家,彼此之間才能你追我趕,讓蔬菜不僅賣相更好,價格也更實惠,從而更好滿足消費者需求。

——不一定外觀“高大上”,但一定要環境衛生。

“遇到這種松動的地磚,你可得小心了,有可能一踩,底下的水就會濺你一褲腿。”在王府井陽光菜市場,買菜的葛紅軍大爺好意提醒記者。“啥時候咱們的菜市場,才能擺脫臟亂差的大帽子?”

目前,消費者對購物體驗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,不僅要買得到,更要買得舒適。菜市場的外觀不一定要富麗堂皇,但基本的衛生條件是保證購物體驗的基礎。地面整潔、攤位整齊、沒有異味的菜市場,更受消費者歡迎。

——不一定是價格最低,但一定要誠信經營。

在菜市場買菜,葛大爺最恨缺斤短兩:“我在菜市場買菜,差一二兩是常事,有時候還遇上攤販故意少找錢。”葛大爺說,缺斤短兩不僅是多花錢的問題,更關鍵的是對菜市場管理沒有了信心,甚至會懷疑菜市場東西的質量。

誠信經營、杜絕缺斤短兩,王府井陽光菜市場進行了有效嘗試。市場給經營者統一發了電子秤,菜放在上面一稱,得到斤兩和價格。同時,電子秤還會自動傳輸價格到市場后臺服務器,自動生成每種菜品的平均價,并顯示在菜市場的電子屏幕上,讓消費者買菜時對菜價有參考。“現在到陽光菜市場買菜放心多了,就算價格高一點,也還愿意來這兒。”葛大爺說。

菜市場該怎么建設?

●不僅要考慮管理方便,更要考慮老百姓實際需求,既保證增量又優化存量

“解決目前城市菜市場有效供給不足的問題要有所作為,一方面保證合理的增量,另一方面要適當優化存量。”馬增俊說。

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美國一些大城市曾出現過菜市場“沙漠化”的現象:出于方便管理等考慮,政府出臺限制菜市場發展的措施,城市菜市場大面積關停,一些原本經營火爆的菜市場迅速消失。菜市場“沙漠化”給城市消費者帶來極大的不便。一些地區的公共空間管理局經過調研后決定,重新在城市設立菜市場,但經歷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才得以恢復。

“不僅要考慮管起來方便,更要考慮老百姓實際需求。”對我國很多城市出于管理方便限制菜市場發展的問題,馬增俊認為,相比超市、社區菜店,菜市場確實管理起來更加困難,但消費者對菜市場的需求不容忽視。如果忽略了這一需求,只為了管理方便而取消菜市場,可能事與愿違,“一方面讓老百姓買菜難,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在老百姓需求的帶動下,一些被取締的室內菜市場轉為馬路菜市場,更難管。”

戴中久建議,菜市場應該根據社區情況,保持合理的密度。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心居住區,應該規劃和建設數量合適的菜市場。在新建住宅小區,應該進一步明確建設一定面積菜市場的要求。

“建設好,更要管理好。”戴中久說,優化菜市場存量,主要就是在管理方式上下功夫。

瑞士最大的農貿市場在瑞士聯邦大廈廣場。每個周末,如果沒有特別的選舉活動,整個聯邦大廈廣場都會變身為菜市場。來自全國各地乃至鄰邦的小販們,在此擺攤搭棚買賣農產品。這樣的大市場能夠存在,離不開井井有條的管理。市場中,水路電路一應俱全,供攤主使用。到了中午12時,大約20分鐘內,所有攤販撤離完畢,環衛部門將廣場打掃干凈,又變回公眾廣場。

記者調查發現,目前我國菜市場管理方式多樣,既有企業作為管理方,也有街道社區作為管理方。但無論哪一種管理方式,管理水平都有待提高。一些菜市場的管理者在提升攤位租金方面很積極,在改善市場管理方面卻鮮有創新。久而久之,菜市場陷入高攤位費與低服務水平共存的困境。

目前,不少國家的菜市場管理更加強調公益屬性,大多保持微利運行,值得借鑒。比如在日本,農產品批發市場以中央批發市場和地方批發市場為主,都有政府投資。中央和地方批發市場的建設用地由政府劃撥或出資購買,并且投資批發市場的建設。政府對中央級和地方級的批發市場資金投入是無償的、但投入資金的比例有所區別。一般市場不向政府繳納任何稅費,此外在批發市場公共設施建設方面還有貼息貸款等優惠政策。

趙萍認為,作為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,菜市場具備一定的公共產品屬性。不論采用哪種管理方式,保持微利運營、提高管理水平應該是一條基本原則。只有這樣,菜市場才能更好滿足多樣化、個性化的需求,贏得更多消費者點贊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頁
在線咨詢
在線客服:
13705533840

請掃描二維碼訪問手機站

[向上]
三维通信股票走势 二同号单选的规则 一香港马会精准中特网 香港赛马比赛排位表 时时彩走势图五星分布图 乐彩pk结果 香港赛马会平特论坛 时时彩计划稳赢版免费 微信时时彩群二维码 西安快乐十分走势图 甘肃快3跨度和值